第二百三十八章 悟道古茶树,天皇子

    一秒记住:setiao.com

    众人前行千里,来到了小界深处,一条黑色的河流,无声无息,平静的流淌,横断前路

    如一方黑色的深渊一样,几乎要将人的心神与灵魂吞噬进去

    它很平静,没有一点风浪,甚至没有一朵水花,可是却黑的让人心悸,久望之下,神魂都要破碎了!

    “这是传说中的珍物,太阴真水!”

    “平日间,若是能得到一小葫芦水,就被修士视若珍宝了,可是这里却有一条河!”

    到来的修士们都目瞪口呆,同时心中悚然,这个地方太怪与可怕了

    到了此地,他们的神力被压制的更厉害了,就连寻常的大能都隐约有种压迫感,受到了禁锢,无法腾飞横渡过去

    “太阴真水,亦是蕴养太阴神力的上等佳物”

    众人心颤犹疑间,王腾却是独自走出,来到了这处黑河前

    不少修士都投来了目光,期待而敬畏

    这位北帝,莫非有着破解的方法吗?

    咔擦、咔擦

    一股浓郁的森寒之感登时弥漫而开,好似将神魂都冻裂了般,自王腾的脚下绵延开大片的太阴神力,盈盈若雾,灿灿如光

    裹挟着寂灭万灵之势涌入了身前的黑河中,搅起了大波澜

    忽然,一条白骨舟悠悠泛水而来,飞速飘近,由数千颗雪白的头骨筑成,让人生畏

    “那是什么?人骨船,如此骇人!”

    “小心些,很有可能是那不死天皇的神祇念弄出来的,说不得有些手段藏在上面”

    “静待便是,北帝出手还从未无功过,必然有着把握”

    修士们骚动了一阵便平息了下来,不再注意那白骨船

    而是紧紧的盯着那逸散太阴神力的身影,笼罩在幽暗天幕中,若隐若现

    哗啦啦!

    焉地,自那被太阴神力浸润的黑河中央,翻腾起巨大的浪花,露出一条背鳍,一条如龙似蛟的血色生物猛地跃起

    狰狞的面容令人胆寒,嘶鸣着扑杀了过来

    “可以生存在太阴真水中,这只生物多半来头吓人!”

    “很有可能是太阴真水内孕育出来的生灵,非常可怖”

    就连两位老皇主都很吃惊,他们见过很多肉身强大的修士,但是却不敢说可以这样出入黑色的太阴真水内

    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如鱼得水,必然有着强悍的体魄

    “哼!”

    王腾眸光一冷,右手轰然笼罩上一层赤金神芒,璀璨如九天大日

    直接探了过去,将那血色生物捏做一团碎泥

    太阳神力流淌,化作熊熊天火将之焚灭,金华簇簇,格外的亮眼

    众人心头一阵压抑,那散落的金华若神火般炽热,将周遭空间都灼烧的扭曲了,好似真有第二轮大日悬起了一般

    他们如同置身烘炉之中,纵然祭出各种古宝护体,也有些抵挡不住

    “这太阴真水之下尽是枯骨”

    太阴神力逸散,将黑河悉数吸纳一空,显露出其下一片白骨汪洋

    也不知存在了多么久远的岁月了,紧凑的排列着,犹如一座白骨殿堂,森寒迫人

    “王道兄,内里传出的压力愈发庞大了,有些不同寻常,可能那不死天皇并未化道,而是留下了尸骨镇压此地”

    大夏皇主上前,神色肃穆,王腾已经是他们一行人中战力最强的一位

    还手持极道帝兵,若是察觉不妥,还需得提防

    “嗯,继续前行吧”

    王腾点点头,一步迈出,周身团聚的太阴神力绵延而下,铺展而开,将下面的白骨汪洋悉数冻结,化作了一面冰原

    他们来到了地脉的最深处,终于见到了所寻觅的仙葬之地,无尽仙气迎面扑来,让人好似要举霞飞升一般

    前方,流霞溢瑞,那是一片广阔的天地,有上万条大龙盘旋,无尽光华在缭绕,仙气迷蒙

    那里有一座如巨大的金字塔一样的高台,最上面很平整,它通体由五色玉石筑成

    这座高台能有万丈高,玉台一步一阶,从哪里都可通向顶端,无尽仙气迷蒙,如同来到了仙界一样

    “足有万丈高,可这里是地脉深处啊,定然又有空间法则奥义!”

    九黎皇主深吸一口气,有些震撼的开口

    这般手段,可谓之造化玄奇,远超常人想象

    万丈高的玉台,无比的宏伟,混沌气汹涌,仙光弥漫,上万条大龙在盘绕,极其壮阔

    “一口古棺,压塌万古····”

    王腾低语,帝兵在身,倒是自发的破去了那股压迫感

    他直视着那口横在万丈玉台上的古棺,几乎要压塌万古,无比的沉重

    “那便是不死天皇的棺墩吗?”

    王冲跟随在王腾身后,被极道气机所护佑,亦是望向了那口古棺

    感受到了莫大的压迫感

    隐隐的,他亦是有所察觉,似乎在暗处,还有着一束恶毒的目光在窥探

    万丈高的玉台,一阶一阶而上,龙跃凰翔,混沌环绕,非常的逼真,足有上万,为仙气化成,为五色玉台增添了一种神秘气机

    上方,一口棺椁陈旧而古老,透发出无尽的沧桑,虽然长不过一丈,但却像承载了万古,装尽了岁月

    什么沧海桑田,什么茫茫大地,什么无垠星空,都不抵棺椁一角,它仿佛凝聚了古今未来,贯穿了上下百万年

    到了此地,没有人能够安然度过了,肌体将要崩裂,浑身剧痛,骨骼都在作响

    在这五色玉台上,有无尽恐怖威压,如潮汐澎湃,浩荡天地间,让人的身体将要崩碎

    莫非真的留下了不死天皇的尸体?逸散开恐怖的极道气机···

    不少修士心中疑问,这种盖世威压,在先前三件极道帝兵现世之时也曾出现过,任何修士都无法抗衡

    哒、哒、哒

    愈是靠近五色神台,那股压迫之力就愈发恐怖,近乎让人喘不过气

    两位老皇主都行动艰难了起来,唯有王腾一人神色如常,大步前行着

    好似这样的威压对他而言,都算不上什么一般

    不过数息,他便来到了古棺前,这口棺椁并未横陈万丈玉台上,而是在其上的虚空中沉浮,悬在混沌气与仙气中,如有生命一样

    王腾负手而立,静静望着下沉到自己面前的棺墩,能够清晰的见到棺材板上生长出一米多长的枝条,青绿欲滴

    上面有几片叶子,旺盛的精气正是它发出的

    “这是以神木炼做的棺墩!”

    大夏皇主冷汗津津,这样的逆天神物也被不死天皇寻到

    用来做葬身之所了吗····

    此时,没有一个人不动容,心中震撼,神树、不死药可遇不可求,自太古后几近俱灭了

    却有人以一株神树刻了一口棺材,在他们看来就简直就是暴玲天物,实在太浪费了

    “这是神树中极其珍贵的一种,悟道古茶树!”

    终于,有人认出了棺木的材质,那条嫩枝上,几片叶子如玛瑙一样晶莹,颜色与形状各不相同

    “太奢侈了!”

    众人惊呼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悟道古茶树如今还活着,就在不死山中,没有灭绝

    可以想象,早于太古的年代,不死天皇截断不死树,为自己刻成了棺墩,但却留下了神根

    漫长的岁月过去了,悟道古茶树已经恢复,而这棺木也没有腐朽,还保留一缕生机

    “可惜了,被做成了棺木···”

    王腾有些惋惜的注视着这口古棺,心中也动了几分念头

    要不,拿回去修行用?

    那帮古族应当不会疯魔····

    悟道古茶树的枝干,不仅是炼器的神物,也是悟道修行的瑰宝

    与他先前所得到的混沌石相辅相成,大有脾益

    一念至此,他也不再犹豫,直接探手将那口在混沌气中沉浮的古棺给拽了下来

    轰隆一声砸到了身前

    人们吃惊,并没有想象中的恐怖气机,也没有毁灭性的波动席卷下来,这有些不合常理

    悟道古茶树枝干做成的古棺,平稳的降落在了玉台上,神圣而又祥和,无比的宁静

    “不对,这口古棺内可能是空的,气机并非从此处逸散而来!”

    大夏皇主一惊,盯住了上方的一片迷蒙之地

    “一具尸体!”

    人们惊悚的发觉了恐怖源头,就在古棺沉浮之地的上方

    那里,五色霞光流动,一块坚冰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岁月了,里面封印有一具古尸!

    这块冰很特别,虽有寒气,但并不刺骨,流动有五种光彩,散发出惊人的生机与活力

    然而,这种祥和的气息却全被冰中的尸体冲散了,他仿佛屹立在万古之绝巅,傲视古今未来,一切都匍匐在他的脚下!

    “不死天皇的尸体!”

    人们都呆住了,被这股强横的气机震慑住了心神,一阵恍惚,却没有人注意到王腾将古棺收起

    俱是怔怔的注视着那具尸体

    万丈玉台上,逸散四面八方的无上天威,都是源自他,是一切力量的根源!

    太古第一皇!无上至尊!不死天皇!

    同时,人们注意到了一丝异常,这块坚冰的形状与古棺很像,似乎原本置于棺内的

    人们心中一动,没有道理只是一块冰,也许真的原本就在棺中,不知为何被移了出来

    “只是一具人皮,没有血肉!”

    修士们一惊,终于看清五色神冰中的身影,皆露出不解的惊容,充满震撼

    这并不是一具完整的尸体,而只是一张人皮,沾染着五色血液,流动出绝世可怖波动

    紫色的长发,平滑的肌肤,闪动宝辉,至今还有光泽,脊背有一道裂痕,是从这里露出了里面的肉与骨

    沾染的血液很梦幻,与人族的大不相同,共分五色,光华绚烂

    “天皇的遗骨,必须恭迎回族!”

    “吾父之遗留,岂是你们能动的!”

    焉地,自那高台之下,两道身影奔行而来

    速度极快,瞬间将周遭的修士们扫平了,出手狠辣无情,俱是打成了碎骨

    “找死!”

    王腾眸光一冷,一拳轰出,斗字秘运转,化作九九八十一条天龙横空

    旺盛的气机,恐怖的波动如一片恢宏星域砸落下一般

    龙吟动四野,天地皆摇,响彻四海八荒,振聋发聩

    九九八十一条天龙,每一条都如神祇般璀璨宏大,苍劲有力

    嘭!

    其中一道身影出手了,指掌间喷薄出浓郁血华,倾覆天地,好似一尊古老妖魔出世,魔焰滔天席卷天下,震向八十一条天龙

    风雷阵阵,水火齐动,连绵不绝

    隆隆!

    王腾一步迈出,周身迸发出璀璨的赤金神芒,身化大日高悬,直接杀了下来

    “哼!元皇子,你是要坏我族大计吗!竟然敢阻止我等迎回天皇尸骨!”

    那出手的斩道者冷喝,周身缠绕起蒸腾的血色神芒,好似一尊尸山血海中走出的魔神

    他生有两颗头颅,一颗人头,一颗凤头,背后的三对羽翅缭绕神辉,如火般燃烧,只是挥动间都带起的大片的涟漪

    将长空震的塌陷下去,实力强横

    “天皇尸骨?我可不知晓此处有这么个东西,我只知道你八部神裔曾对我出手,出手便是为敌,为敌,便是死!”

    王腾冷笑,全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随意一脚踏下,便将一旁的天皇子踩得筋骨断折,半截身子都爆开了,险些陨落在此

    “是你!元皇子!你好大的胆子,竟还敢对我出手!”

    天皇子近乎要气疯了,堂堂神之子,却遭受如此屈辱!他尚未出世时便是这个家伙对他的石蛋又敲又踢的

    还出言不逊,而今竟是还直接出手!

    是视他天皇一系为无物吗!

    “停下!”

    那双头六翼的斩道者面色顿变,他未曾想到王腾竟然真的敢对天皇子出手

    这是全然不把他们八部神裔放在眼中啊!

    这令他无比的恼怒,自从八部神裔出世后便变化诸多

    那些出了太古皇的皇族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中,顶多是面子上应付一下

    完全没有当回事,不死天皇又怎么样?谁祖上还不是个太古皇?凭什么要听你的?

    甚至还在原始湖与火麟洞等地吃了闭门羹,被人羞辱

    “杀!”

    他心中郁气盘结,猛地大喝,天灵处显化出两束魔光,化作了一尊凶灵与一尊神凰

    同时冲杀了过来,扑向王腾,逸散的波动恐怖无比,五色神台之下的区域都被震裂了,崩散而开

    “尚未大成,也敢在我面前叫嚣!”

    王腾不屑,一面古镜显化,瞬息打出一道神芒封镇虚空

    将那斩道者定在了原地,他血气涌动,化作二十五道神柱冲霄

    两仪四象道图显化,镇压天上地下,一拳便将那凶灵与神凰崩灭,双头斩道者直接横飞了出去溅起大片的血花

    王腾不饶,古镜内源源不断的迸射出圣光,死死的将那斩道者定住,无法动弹

    不过数息的时间,他的躯体就被王腾扯烂了,一掌立劈,将他斩作两半

    地风水火齐动,全然不给他重生的机会,直接化作了一方破灭领域将之笼罩

    神光昭昭,大片的混沌气垂落,如天宇倾轧而下,将之碾压做血泥

    “你!!!”

    天皇子大惊,这元皇子竟是持有一件圣兵在身,直接将那位斩道者轰杀了

    “喊什么喊,小火鸡,你还是跟我走上一遭吧”

    王腾冷笑,大手轰然探落,将天皇子篡在了掌心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色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