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当街骂刘承

小说:姜六娘发家日常 作者:南极蓝
    瑟条中文网:www.setiao.com

    西市百味楼内,被众星拱月般围住的姜二爷,挥着扇子,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在校场上如何技惊四座、大放异彩,众人叫好声、敬酒声不断,这场面简直比康安最好的说书人说书时还热闹

    见呼延图进来不住地冲自己挤他的小眼睛,姜二爷不说了,与众人告辞,“诸位,我还有事儿,先行一步,这顿算我账上”

    他这正主走了还吃什么!曹玉宝一把拉住姜二爷的衣袖,“这么早就走,二哥莫不是抛下兄弟们,去赴下一场酒吧?”

    姜二爷摇头,神秘兮兮地道,“真是去办事儿”

    这一下,大伙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来,白晅也站起来,“二哥办事,可要小弟给你打下手?”

    姜二爷笑了,“我去堵刘承那小子,你若是想跟着,也成”

    堵姜二哥的死对头邑江候世子刘承?大伙都站了起来,都要跟去帮个场子,“走!”

    姜二爷走出百味楼门口,呼延图低声道,“二爷,姓刘的出衙门了”

    姜二爷点头,又忍不住劝呼延图,“以后少挤眼,免得越挤越小,以后睁着眼跟闭着一样”

    呼延图……我忍!

    柴易安挤上姜二爷的马车,低声问道,“二哥,刘承又做了什么缺德事儿?”

    姜二爷也不瞒着他,“三月十九那日,孟三找的人之所以能劫走留儿,是因为刘承的人没少在暗地里做手脚给他们清路”

    柴易安一下就怒了,“竟是这样?二哥怎不将他告到京兆府?正好让他与孟三一块上断头台!”

    “我没证据”姜二爷也想啊,但刘承滑头得很,裘叔折腾几天也拿不到他涉案的证据万岁令京兆府十五天内破案,以京兆府尹张文江的脾气,他已经抓住了一个凶手,就不会再耗费精力去调查邑江侯府——因为这样做,会耽误他结案!

    不过,张文江很小心眼他知道刘承可能涉案后,就会记住邑江侯府,让他惦记上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这次,姜二爷不为能除掉刘承,就是要让他丢脸、被张文江惦记

    柴易安摇摇扇子,“二哥猜得对,只有他能干出这么阴损的事儿!”

    姜二爷纠正柴易安,“干阴损事儿的人不少,但能花这么多心思对付姜家的,目前也只有孟家和刘承”

    柴易安厌恶地皱起眉头

    刘承这缺德玩意儿,样样不如姜二哥,却事事跟姜二哥争小时候不懂事儿也就罢了,长大后,姜二哥喜欢的女人,他挖空心思娶走;姜家出事,他落井下石;姜家女儿学琴,他想花重金想让雅正夫人只教他的女儿……

    所以,姜二哥考武状元,一定也是他在暗中使坏!柴易点头,“肯定是他!二哥,咱们今晚怎么收拾这小子?闷棍、灌酒、扔江里?

    姜二爷挥扇,“骂他!让他丢脸”

    刘承这等伪君子真小人,最怕的就是丢脸他喜欢玩阴的,咱偏就当面锣对面鼓地来,看他怎么办!今时不比往日,姜二哥如今得万岁青睐,被封送瑞谪仙还中了进士,所以就算二哥骂邑江候世子,传到万岁耳中,万岁一定认为是刘承的错

    柴易安越想越痛快,一脸坏笑地碰碰姜二哥的肩膀,嘿嘿道,“二哥,真有你的!”

    刘承今天,过得很糟糕

    二弟未能中武进士,刘家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本就让他折了面子不痛快,在衙门里还要听同僚赞扬姜二疯子,刘承是君子,不能背后论人是非,他憋了一天,快憋出病来了

    所以从衙门出来后,他不回侯府,直接去清平江边的琼宇阁泄火

    谁知刚到清平江畔,他的马车就被人堵住了还不等车夫通报情形,刘承就听这世上最令他厌恶的声音喊道,“刘承,给爷滚出来!”

    “对,滚出来!”姜二爷的狐朋狗友中,门第比邑江候府高的跟着叫号,门第比邑江候府低的,躲在马车内看热闹

    “姜谪仙,邑江候世子咋着你了?”姜二爷身边,从来不缺看热闹的人

    姜二爷手摇折扇,沉着俊脸道,“刘承背地里埋钉子害爷!”

    有人质疑道,“不能吧,邑江候世子可不是这样的人”

    “他是不是这样的人,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姜二爷啪地一声合扇,用扇子点着马车喝道,“刘承,你给爷滚出来,莫以为你换了辆马车,爷就认不你!”

    “二爷咋知道邑江侯世子在这车里呢?世子是正人君子,从来不来清平江玩的”一个尖嘴缩腮的汉子追问

    姜二爷哼了一声,折扇的头转向车边的侍卫,“这人名叫郑兴,是刘承的贴身侍卫刘承自己换了便装出来寻欢作乐,怎不知道给郑兴也换一身?怎么,不要你的好名声了?”

    再躲下去,还不知他会怎么败坏自己的名声!刘承挑开车帘,面沉似水地道,“本世子来此,并非寻欢作乐”

    柴易安呵呵,“不寻欢作乐,你来这儿干什么?难道是户部尚书派你半夜来查清平街店铺的账册?”

    众人哄笑

    刘承惹不起柴易安,便紧盯着姜枫,一脸你怎能如此欺负人的表情请平江来玩的,大都是男人康安城讨厌姜二爷的男人有很多,人群里不只是谁喊了一嗓子,“不管人家来干什么,姜谪仙这么拦着不让人家过去,都不合适吧?好狗还不挡道呢”

    都不用姜二爷开口,他的朋友中立刻有人转身盯上了喊话人,这人立刻怂了

    姜二爷桃花瞳一转,“好狗的确不该挡道爷勤学苦练一年有余,正大光明地参加秋闱和春闱,刘承怕爷中进士后飞黄腾达,就背地里使坏,帮着孟三劫持爷的亲闺女他这样挡爷的前路,你们说他算好狗还是孬狗?”

    刘承的瞳孔一缩,起身钻出车厢,居高临下地俯视姜枫,“你莫血口喷人!哪个……”

    “你敢不敢发毒誓说如果你暗地里使坏帮人绑姜某的女儿,你刘承就断子绝孙,不得好死?”姜二爷虽没他站得高,但气势一点也不输

    刘承的眼皮跳了跳,“清者自清,本世子为何要当街陪你疯闹,让开!”

    “你不敢发誓?是心虚了吧?”柴易安哼道

    白暄也道,“如果你坦坦荡荡的,为什么不敢发誓?大丈夫敢做敢当,你还算不算男人?”

    “就是啊!世子既然没做,就发誓自证清白呗”看热闹的人从不嫌事儿大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