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花钱流水(为催更圈催更邀请函活动加更)

    一秒记住:setiao.com    顾青斩杀疏勒镇中郎将田珍一事,当天便传遍了安西军和龟兹城

    无论将士和平民都听说了此事

    田珍是在安西驻军大营校场上明正典刑后公开斩首的,而田珍的罪状也很快传出了大营,传到龟兹城内,一天之内整个龟兹城都知道顾青斩杀中郎将的事迹

    顾青率部全歼吐蕃军两万余的丰功伟绩仍在被龟兹城的百姓津津乐道,因此一战而名震全城的顾青,这一次又出名了

    将一名构陷袍泽的武将从疏勒镇召来,进了大营二话不说下令斩首,这等果断狠厉的作风,再次震撼全城百姓

    不仅如此,那名武将的人头至今还高悬在龟兹城头示众,城门前张贴着田珍的种种罪状,进出龟兹城的商人和百姓见之无不凛然敬畏

    人头高悬了两日后,节度使府再次张贴出了一张告示

    告示内容很简单,面向龟兹全城青壮男子招募身高体壮者,凡年龄在十六岁到四十岁之间,身高六尺以上,体型魁梧壮硕,皆可前去驻军大营辕门前的招募处参军,兵种是大唐无敌于天下的陌刀手

    有招募自然就有待遇,告示上的待遇写得明明白白,首先是管饭,而且每顿有肉,其次是每日操练取前十名有赏金,最后陌刀营组建后,每月可发放兵饷十文

    有饭有肉,操练有赏,每月还能领兵饷这样的待遇简直是大唐所有军队里绝无仅有的高规格高待遇,告示张贴出来后,全城百姓沸腾了

    告示最后的落款不是节度副使顾青,而是李嗣业,有心人看到了李嗣业名字前面的官职,右金吾将军,“陌刀将”

    …………

    肃杀萧瑟的校场上,李嗣业冷着脸,静静地注视着在他面前整齐列队的三百余名身高体壮的将士

    这些将士大多是从安西驻军里遴选出来的,也有少部分来自龟兹城的百姓,最近几日李嗣业将安西军和龟兹城青壮男子从头到尾仔细筛选了一遍,甚至不惜稍微降低了一些选人的标准,仍只选出了三百多个勉强合格的陌刀手,离顾青定下的一千人小目标还远得很

    没办法,李嗣业尽力了,体型不行就是不行,这是天生的,无法用别的方法去弥补,而合格的陌刀手最重要的条件就是魁梧壮硕,站在队伍里手舞陌刀,要像一座泰山一样纹丝不动,队列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一座不可撼动的城堡,一座无法征服的高山

    陌刀手之所以能名震天下,靠的就是既壮又稳,但是李嗣业选遍全军全城,勉强只凑够了三百来人

    李嗣业站在队伍前,看着面前的三百多人,心中暗暗叹气

    其实陌刀营的规模对应不同的战场形势,比如三百人左右的陌刀营,适合驻守山隘关口等一些道路比较狭小,万夫莫开的地方,一支三百人的陌刀营在狭小的地带挥舞陌刀,足够挡住一万敌人的进攻,将关口守得滴水不漏

    而一支千人规模的陌刀营,那么在战场上能发挥的作用就很恐怖了,完全可以在开阔的平原地带展开,一步步向敌人发起主动进攻,陌刀挥舞起来往前推移,能逼得敌人数万大军不得不避开,或者活活被绞为一堆堆碎肉

    而陌刀营的存在,甚至可以抵挡敌人的骑兵“陌刀”这种兵器被发扬光大,最初是在大唐贞观年间,那时为了抵抗北面的突厥而研究出来的兵器,由于突厥皆是骑兵,大唐贞观年间战马数量不够多,在步兵抵抗骑兵很吃亏的情况下,陌刀便应运而生

    陌刀的形状和用途,便是从西汉时期的兵器演化改造而来,这种古兵器的名字叫“断马剑”,天生为克骑兵而现世的

    训练出一支千人规模的陌刀营,很难,非常难

    李嗣业不知道顾青有什么办法能弄到钱财,一支千人规模的陌刀营简直是个吞金怪兽,那位年轻的侯爷想必过不了多久就会逼得从城楼上跳下去

    李嗣业更不知道顾青为何要组建规模如此大的陌刀营,按说他的大营里皆是骑兵,算是当世很优良的兵种了,若再加上一支千人陌刀营,战时搭配得当的话,侯爷麾下这支军队简直天下无敌

    那么问题来了,耗费如此多的钱财,组建一支陌刀营,值得吗?

    在李嗣业的眼里,有了无敌的大唐骑兵,陌刀营其实只能算是锦上添花,并无特别存在的需要,不过既然侯爷铁了心要组建,李嗣业受了顾青的恩,自然二话不说帮他完成

    沙场秋风乍起,肃杀之气直冲凌霄

    李嗣业威风凛凛地站在秋风里,深吸了口气,大声地对面前的三百余陌刀手道:“本将奉命组建陌刀营,尔等皆在入选之列,首先我要告诉你们,一名优秀的陌刀手,必须要有充沛的力气和长足的耐性,所以,尔等入营后首先要练的便是打熬力气”

    “你们面前的石滚,每只重约一百斤,你们当前操练的目标,便是举石滚,每人每日至少举二百次,满二百次者,有赏,低于二百次者,罚校场跑十圈”

    入选的陌刀手大部分都是安西军将士,也有少量龟兹城百姓,皆是身高体壮之人,他们应募陌刀营的动机很单纯,纯粹是为了陌刀营能管饭,能吃肉,还能领赏,每月还有兵饷,如此诱人的条件,谁不动心?

    可他们没想到刚入营的第一天,便要将一百斤的石滚举两百次,简直是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每个人面面相觑,然而在李嗣业冰冷的目光注视下,将士们不得不奋力举起面前的石滚,一次又一次

    一道身影静静地站在李嗣业身后,李嗣业似有所觉,回头见是顾青,急忙行礼

    顾青托住了他的胳膊,笑道:“你忙你的,我随便看看,不必多礼”

    李嗣业指着三百余陌刀手苦笑道:“侯爷,末将对不起您,全军全城找遍了,只找到这些人,实在无法凑满一千”

    顾青笑道:“不怪你,募陌刀手条件苛刻,咱们不能滥竽充数,还是严格一点的好,宁缺毋滥过不了多久,想必长安会有增兵充入安西军,人数约莫不少,那时我再授权你从那些新来的兵马里选人,一千人这个目标一定要达成”

    李嗣业犹豫了一下,又道:“还有就是陌刀的事……”

    顾青哦了一声,道:“我已在龟兹城外搭建了几间铁匠铺,从胡商那里买了不少生铁,募集了二十几个铁匠日夜不休地打造陌刀,李兄操练将士之余,若没事的话可去铁匠铺看看成品,若不符合要求一定要跟管事的提出来,一切按你的意思办”

    李嗣业感激地道:“能得侯爷知遇之恩,末将定效犬马之劳”

    顾青面色一苦,幽幽叹道:“我是真没想到组建一支陌刀营竟然如此烧钱,你知道这几日我花出去了多少钱么?赏金,买肉,买生铁,招募铁匠,搭建铁匠铺等等……”

    “老实说,我的口袋已有些不支了,若下一步还要用钱,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脖子上挂一块木牌,上书‘卖身建军,大爷快来玩呀’……”

    李嗣业老脸一红,羞愧地垂头道:“是末将为难侯爷了,末将……”

    顾青叹了口气,摇摇头,转身打算往帅帐走,走了两步忽然回头,若有所思道:“咱们陌刀营的将士一个个高大魁梧,威武不凡,很招女子喜欢,若城里富婆多的话,不如让他们晚上出来搞搞副业,也算是为国捐躯……”

    话说到一半,顾青又住了嘴,怅然叹道:“还是算了,这么干听起来似乎有那么一丝丝没节操,我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脸皮啊……”

    一边叹息一边走远

    李嗣业看着顾青的背影发愣,半晌没回神

    “搞搞副业”是什么意思?“为国捐躯”又是什么意思?不会是自己想到的那个意思吧?侯爷不会那么邪恶吧?

    不会的!

    …………

    顾青发现自己又变穷了,这个问题很严重

    自从陌刀营组建起来后,每天耗费的钱财简直如决了堤黄河水一般哗啦啦流向不知名的远方

    早上睁开眼,军中的文吏和书记账房便恭恭敬敬地等在帅帐外,伸手就要钱,每天开出去的赏金,每天要买的羊肉,每天买生铁买黍米买甲胄,各种买买买,各种要钱

    顾青杀了账房的心都有了

    原本龟兹扩城建市卖商铺,顾青从商人们手中捞了一大笔钱,然而组建起陌刀营后,这笔钱眼看越花越少,越花越少,再支应几日的话,节度使府的库房估摸快空了

    难怪陌刀营如此恐怖的攻击能力,高仙芝却仿佛视而不见,这些年也仅只在疏勒留下了一支三百人的陌刀队,从此不再扩编,选人是一回事,恐怕最大的难处就是钱财的支出,顾青终于尝到了苦果的滋味

    走在深秋时节的龟兹城内,顾青双手拢在袖子里,腰微微佝偻着,像一位被生活重担压弯了腰的老头儿

    没精打采地抬起眼皮,顾青看了看旁边的韩介,懒洋洋地道:“去告诉节度使府的李司马,我再给他三天,三天必须将四个新建的集市商铺全部完工,如果他没能按时完工,我就把他一片片剐了,掺到将士们每天吃的肉里面,那么肥一个人,至少够将士们吃一天”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色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