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 大宋的太阳(下)

    一秒记住:setiao.com397大宋的太阳(下)

    “哈哈,别那么鸡冻嘛!”

    赵大锤干笑一声,很不好意思地对李仁孝说道:“老种是个粗人,老是爱瞎说大实话,我都批评他多少回了就是记不住,李皇帝别介意啊!”

    饶是李仁孝修养很好,听见这种屁话,也气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什么叫“瞎说大实话”?

    你的意思是说,种师道那个狗东西说的都是实话了?

    还有那个“李皇帝”是个什么称呼,跟李大人、王知府一样,就是个带官职的一般称呼?

    “你想多了,我见谁都这么说话,不是针对你一个人”

    赵大锤觉得自己挺无辜的

    见人喊官称,不是个很正常的说法吗?就跟牛主任、马局长,不是一个样儿的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尽管直言,别这么拐弯抹角地损人了”李仁孝感觉自己的风度翩翩值在直线下降,快要保持不住人设了

    干脆,你赵大锤画出个道道来,说出你的要求,我们也提出我们自己的要求,直接谈判

    如果可以谈,那就谈谈

    如果实在是谈不拢,那就真刀真枪地干一场,别以为你大宋已经天下无敌了,就我们大夏绝对是你啃不动的硬骨头!

    赵大锤很奇怪地说道:“你的底气十足,靠什么?”

    “别说什么你的百万雄兵,也别说你有无尽的资源,我不要资源!”

    李仁孝微微一笑:“气疫,你知道吗?”

    起义?

    奇异果?

    种师道低声解释道:“彼辈世代居住在高处,已经适应了当地的生活条件我们宋人只要一登上他们的国土,就会胸闷气短、四肢乏力严重者,有性命之忧

    更可怕的是,他们那里的食物总是煮不熟,我们的肠胃都接受不了”

    哦,原来是高原反应和沸点太低,而导致的身体状态不好和食物中毒啊!

    还弄了个气疫这么高雅的名字,吓得我都想搞点疫苗打一打了

    高原反应很好解决的,只要准备充足的药物还有氧气袋,再弄点方便面、自嗨锅、高压锅,打上西夏不是梦吧?

    “呃……您在说什么?”

    种师道有点迷糊,李仁孝也有点心惊

    这个赵大锤惯用妖法,说不定还真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呢?

    如果气疫都不能阻止宋人,李仁孝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按说,这个时候赵大锤应该虚晃一枪,显示出自己无所不能,显示出他只需要要一剑,就可以平灭西夏,斩断时空长河

    只可惜,一个氧气袋可以买来,一万个氧气袋又该到哪里买?

    还有那么多的压力锅,只怕商家没有那么多的现货呀!

    最重要的是,你不能指望大宋的将士跟人家对砍一刀,然后跟敌人说:“你等一下,让我吸一口氧气再战”

    嗯,西夏,还有那个吐蕃青塘,当徐徐图之,慢慢来

    看赵大锤脸色瞬息万变,李仁孝就知道牛叉如赵大锤者也奈何不了他西夏,底气瞬间就充足了起来

    李仁孝哈哈大笑:“赵皇爷,按本王的意思,冤家宜解不宜结,得饶人处且饶人贵国所占据的辽国土地,如数奉还也就是了我保证,辽国一定会感恩戴德,与宋国化干戈为玉帛”

    “呸!”

    “你什么意思?”

    李仁孝觉得自己并不算过分,谈判嘛,不都是漫天开价、坐地还钱吗?

    如果你实在是不能接受,可以提出还价,而不能一口老痰飞出,有辱身份

    “我大宋将士,拼死拼活打下来的城池,岂可拱手相让?”

    好不容易才收复了燕云十六州,使我大宋北方再无隐患,你上下嘴皮子一碰,就想要回去,可能吗?

    耶律雅里说道:“既然燕云之地有争议,咱们暂时不提这京西道可是我大辽的固有领土,归还我们应该可以吧?”

    “呸!”

    赵大锤再次随地吐痰,只是用力过猛,差一点吐到耶律雅里的脸上

    耶律大石大怒:“汝等竟敢羞辱我家大王,以为我的大刀不利否?”

    种师道也大怒:“你个用替身送死的玩意儿,自己倒是悄默声地溜了,还敢跟老子扎刺?韩世忠,给老子削他!”

    韩世忠慨然应允,长枪一举:“我乃宋人韩世忠,谁敢与我一战?”

    赵大锤笑道:“老将军倒是个聪明人,哈哈!”

    种师道老脸一红:“人老不以筋骨为能,臣只负责指挥即可”

    种师道才不会跟年轻人单挑呢,被人伤着了太丢人,打赢了也不长脸韩世忠不是要来学习军务吗,那就先从替老大打架开始

    这个时候,很显然不是单打独斗玩决斗的好时机,尽管韩世忠有足够的把握,能把耶律大石给宰了

    奈何,耶律大石不是傻子,不给他那个面子

    耶律大石傲然一笑:“匹夫之勇,本王不为也!”就很巧妙地化解了尴尬,还不忘损韩世忠一句

    韩世忠打嘴炮不在行,气得脸红脖子粗的,奈何苦于找不到回怼的词儿,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赵大锤,请求支援

    “没事儿!你现在就回去,把抓到的辽人挨个放血,做毛血旺吃!还有那个谁谁,给我数着,耶律大石再敢放一个屁,咱们就杀他一百个人!”

    小样儿,我有人质在手,还怕你个小石头玩剪刀布?

    你要是颗石头,俺就是石匠,专门雕刻你!

    耶律大石怒道:“你……”

    赵大锤伸出一根手指:“一百”

    这下,轮到耶律大石脸红脖子粗了,而且还是不敢说一个字的那种

    赵大锤不是好人啊!

    他说杀,那就真有可能杀了啊!

    虽然那些被宋人俘虏的人再也不能回到“祖**亲”的怀抱,但也不能因为几句话就把他们都给害死吧?

    谈判陷入僵局,李仁孝又说话了:“赵皇爷息怒口舌之争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们还是接着谈判吧!”

    赵大锤也有点烦了:“不谈了不谈了,你这跟泡妞似的磨磨唧唧,实在是无趣至极我今天跟你们明说了吧,到手的东西绝没有退回来的你们现有的东西,我也不怎么看得上”

    “什么意思?”

    “意思是,从这里往西,你们随便折腾,我不管但往东,我大宋的太阳所照之地,绝不允许任何一个人窥探!”

    李仁孝朗笑道:“赵皇爷果然霸道,只是口气是不是稍微大了一点呢?”

    “是不是大话,你试试就知道了散了吧!”

    …………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耶律雅里再次回过头,眷恋地看一眼东方:“我一定会回来的!”

    耶律大石发狠道:“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

    看着远去的辽人,种师道担心不已:“这些人不好对付呀!还不如斩草除根,一劳永逸呢?”

    “世上哪有什么一劳永逸的事儿”赵大锤摇摇头,“这西域,也到了该整治的时候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色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