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白城第一丑女

    瑟条中文网:www.setiao.com 夏蒲草仔细的寻找,但一无所获,杜姨娘好似根本就没有参与这宴席

    “长姐,我娘呢?”

    夏蒲草用极轻的声音问夏永夜

    夏永夜听了立刻示意夏蒲草别问,不过,这句问话,还是落入了夏老爷的耳中

    夏老爷当即拍桌而起,眼中原本仅有的一点对夏蒲草的怜悯也没有了,不顾宾客众多,直接让夏蒲草滚回偏院

    夏蒲草亦是个倔脾气,站起身来,并不急着走,而是望着夏老爷

    “我许久不见娘亲,只想见她一面”

    夏蒲草开口,恳求道

    “滚!”

    夏老爷怒不可遏,见夏蒲草不走,直接让两个家丁上前来拽

    夏永夜担心妹妹受伤,帮着夏蒲草同那些家丁推搡

    结果推搡之间,姐妹二人的面纱都垂落在地

    这下子可好了,整个白城的人都瞧见了姐妹二人的容颜

    夏永夜姿容出众,美丽不可方物,让人移不开眼

    可夏蒲草的“丑”,亦是让人惊的目瞪口呆

    夏老爷骇然,他没有想到,夏蒲草脸上的那块胎记,随着她年龄的增长,居然越来越大,如今有巴掌大,并且蔓延到了下颚处,看着着实吓人

    “呜呜呜!”

    这容貌,甚至吓坏了客桌上的孩子

    “还不快拖走!”

    夏老爷气的嘴唇都变成了青紫色的,浑身都在瑟瑟发抖

    夏永夜见自己的妹妹失了颜面,立刻扶着夏蒲草离开正厅

    从此,白城就有了一个顺口溜

    这顺口溜便是:夏家有两女,长女俏如花,小女丑无盐!    夏蒲草是白城第一丑女的名声,就这般传扬开了

    想必是这辈子,也没有哪个男子,敢娶她

    不过,夏蒲草却是不以为意,她只想见自己的娘亲

    纠缠老婶娘许久,老婶娘也不告知,那杜姨娘究竟住在哪个院子,最后夏蒲草“病”了

    这“病”是她故意作下的,特地用凉水洗漱,如今正值冬日,自是要病着

    老婶娘心疼不已,夏蒲草便趁机提出,要见自己的娘亲

    老婶娘无奈,只能去求夏永夜,这大小姐要是帮忙开口恳求,没准还有机会

    可谁知,一向疼惜妹妹的夏永夜,此次,居然拒绝了

    “长姐?”

    夏蒲草紧紧握着夏永夜的手

    夏永夜叹息了一声,看向那老婶娘,示意对方先出去

    紧接着,才同夏蒲草说:“蒲草啊,你娘如今,是爹的禁忌,从今往后,都不能再提她”

    “为何?

    之前,我听闻,娘亲虽是妾,但是很受宠”

    夏蒲草不解

    “那是五年前的事儿了,如今?”

    夏永夜说着,面色变得凝重:“此事,你听听就罢了,不能外传,就连她也不能说”

    夏永夜口中的“她”,指的自然是老婶娘

    “好!”

    夏蒲草不假思索一口就应下了

    夏永夜这才压低了声音,告知了夏蒲草,这全是因为,杜姨娘五年前,生了一个男孩儿

    “这不是好事么?”

    夏蒲草虽一直被圈养在偏院,但她也知晓,阿爹没有儿子

    这白城有一不成文的规矩,若无男嗣,待当家人故去,家产就要平均分配给本族人,既然杜姨娘生下男丁,这便是母凭子贵的大喜事,怎么还反而成了禁忌?

    “这孩子,只怕?”

    夏永夜抿了抿殷红的唇,将事情经过娓娓道来

    原来,五年前,杜姨娘前往白城外,灵光寺祈福

    斋戒沐浴食素三月,回来之后,就突然有孕了

    这夏老爷十分高兴,毕竟,他已年过六旬,这些年,一直求子,但是,并未成功,膝下就只有两个女儿

    他担心,这辈子攒下的积蓄,到时候,通通都成了别人的

    如今好了,杜姨娘有孕,他也重新有了指望

    请来大夫,把脉相看,大夫说,杜姨娘的脉象强而有力,想必是男胎,如今已经快四个月了,需好生将养

    夏老爷一听,顿时面色大变

    杜姨娘回府才一月有余,仔细算算这孩子应该是在寺庙里怀上的,可是,清修之地,他虽去看过杜姨娘一次,但是并未行房事

    如今,怎的就有四个月的身孕了?

    夏老爷恼怒,直接将杜姨娘拽下了床榻,一番责打辱骂,要问出姘头的名字

    结果这杜姨娘却是一脸无辜,张口辩驳,自己从未做出不矩之事,在寺庙里,一直都诚心礼佛

    夏老爷自是不信,如今,肚子都大了,她却还满嘴谎言

    不是同男子行不轨之事,难不成这孩子,还是上天赐给他们的?

    杜姨娘连连点头,说应是老天爷知晓她心诚,故而,赐了一个男胎给他们

    这话,更是让夏老爷火冒三丈,直接要家法伺候

    索性,夏夫人匆匆赶来,她倒是劝说夏老爷,让杜姨娘把这孩子生出来

    当然,她并非是信老天赐子一说,而是,如今夏老爷年岁大了,没有后继香火,偌大的家产,就如此拱手送人,夏夫人亦是不甘心啊

    故而,留下这孩子,若是男胎,到时候,家产也不至于旁落

    “那是个孽种!”

    夏老爷满脸涨的通红

    夏夫人连声安抚:“我知晓,可如今,应以大局为重!”

    夏夫人想着,等夏永夜出嫁,自己就将夏府的家财,大都当做嫁妆,送与了夏永夜,到时候,这孽种的死活,她自是不管了

    夏老爷闭着眸子,身体微颤,最终,恼怒的拂袖而去

    他是商人,自是算的清这笔账,权衡利弊之下,留下了杜姨娘腹中的孩子

    杜姨娘却以为,夏老爷是信了天赐之子一说

    其实,事情也并非杜姨娘所言,她没敢同夏老爷提一件事,那便是入了寺庙之后,不知是孤寂,还是什么原由,她总是做一些男女之间的梦

    在梦中,她看到一个精壮男子,入了她的禅房,耳鬓厮磨,亲密无间,每次梦醒,皆大汗淋漓,口干舌燥

    之前,只当是个梦罢了,可如今,孩子月份不对,杜姨娘便开始怀疑,怀疑莫不是有什么人趁着她睡着了,悄悄潜入了她的屋中?

    如此想着,杜姨娘便眉头紧锁,不知所措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