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秦军局势

    一秒记住:setiao.com    “太后那里需要我插手吗?”

    “母后那里我会亲自去解决!”

    嬴政语气不是那么坚定,白泽能听出其字里行间的“挣扎”与痛苦王者之路总是伴随着背叛与杀戮,亲情在那至高无上的王权面前仿若有些可笑

    自古以来,七国间便是有不少兄弟阋墙、父子相残的前例,为了那至高的权力亲情的羁绊宛如脆纸一般一戳就破

    许是深宫寂寞,亦或是对庄襄王多年前抛弃她们母子的报复也罢,但她终究是秦国太后,身份尊贵,身在那个位置,注定她必须要放弃许多女人可以拥有的东西

    而两者之间的亲情更是在长信侯嫪毐的介入下产生了不可修复的裂痕,那赵太后的行为如同在嬴政身上狠狠扎了无数刀,她的行为逐渐使她与嬴政渐行渐远

    嬴政自苦难中浴火重生,自他赵国而归,在秦国崛起逐步,登上天下间最尊贵的王位,渐渐的他逐渐成为了一个合格的王,那气吞山河的气势已然是有了征兆

    那吕不韦、嫪毐不过只是他横扫天下中的一障碍罢了,唯有那赵太后令他犹豫不决,如今的嬴政并不是一个无情之人,斩断感情这类“豪言壮语”不过是无智之言,人非圣贤,孰能无情?

    赵太后之事白泽不会插手,毕竟这是嬴政的家事,若他插手过多倒是反而不美

    此时的两人也都有默契,也是并未再言赵太后之事,反倒是转而谋划起了秦军之中的大事,两人皆是知晓军队是何等重要,所以,在五年前双方便是逐渐在军中安插人手了

    王翦自嬴政归国便随侍其左右,在几年前其更是凭借其超乎寻常的军事才能在军中逐渐站稳脚跟,至今,其已是军中一员不可忽视的猛将了

    “如今军中可将王翦将军逐步提到上将军位置,蒙骜将军年事已高,恐怕也没有几年了,如今我们需要扶持自己的人上位,只要将兵权紧紧握在手中,其余的麻烦不过是桌上的灰尘”白泽话语沉重,而今军中虽形式不错,但却是缺少真正能够扛起秦军大旗的自己人

    如今,王翦将军虽然位置不低,但也未到能抗起秦军大旗的地步,秦军将领的威望需要时间慢慢积累,如今的秦军中以蒙家为首,杨端和、王翦、白烽、李信等逐一次之

    而如今的上将军蒙骜已是年过八旬,加上其久经沙场,一身旧伤也不少,昔日咸阳之时白泽观其模样便是知了些大概

    “蒙骜上将军真时日无多了?”嬴政神色凝重,蒙骜身居上将军之位,乃是秦军柱石,也是他敬仰之人,虽其并未彻底“站队”,但按其秉性而言也断然不会成为他的对立面

    “不假!”

    白泽略微精通些药理,但对武将身体状况可是比宫内御医还要了解,再加上他也略懂些面相之理,他知晓他的论断断然不会错

    闻言,嬴政神色也是一凝,倒不是怀疑白泽,而是上将军乃是最高军事武官,若国有大战之时,上将军统御全国兵马,可谓是真正大权在握,无人能及

    那蒙骜将军更是三朝元老,在秦军中威望无人能及,如今,吕不韦、赵太后看似权倾朝野,但蒙骜上将军等不少军中将领可是丝毫不惧其威风,甚至吕不韦还得让蒙骜将军三分如今,秦廷局势诡谲异常,但秦军在蒙骜以及诸多将军手中可是唯有丝毫异动

    若此时蒙骜将军离世恐怕是一场巨大的风暴,届时必将席卷秦国上下上将军之位的空缺必然会衍生出一场声势不小的争夺

    而上将军之位重要程度乃是他日后能否彻底坐稳王位的一大保障

    “王翦...”

    嬴政口中念叨着,但其心中也差不多有了个大概,若扶持王翦为上将军倒也是好事,自己人成为秦国上将军,对他将来横扫六国的宏愿也是大为有力

    忽而其目光却是停在了一旁的白泽身上:“泽弟,你就对上将军之位没点念想?”

    “哈哈!上将军之位乃是军中之重中之重我呢?虽能统领一方兵马,但一国兵马所含太广,我根本无法面面俱到,而且秦国上将军必是军中威望崇高之人,还需无数功勋铸就,我还差得远!”

    白泽也是叹了一声,随即便是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这本该是稳重老成的嬴政

    他并不自负,如今的他虽修为天人,在个人实力上不惧任何人,但统一国之兵其中所含实在太多,无论是粮草调动,兵员调派,军队战阵,还是知天时、晓地利等等辅助因素,这些都还是如今的白泽能够施为的

    兵圣孙武曾言:“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军国大事岂是儿戏,蒙骜将军历经数十年才统御一国之军,统兵之事需要时间沉淀,万万急不得

    况且,上将军人选必须是军中战功赫赫者,虽白家在北境抵御狼族,甚至颇有战功,但与蒙武、王齮、麃公等老将还有些差距,而且北境军队基本握在白父手中,可以说白泽战功也不是那么显赫

    ………

    几年前,他领兵深入大漠,主动向狼族出击,那时的他年少轻狂、意气风发,但正是由于他有些自大,最终更是导致了不小的伤亡,昔日的一切仿若昨日一般历历在目

    如今的他早已不是曾经那个愣头青了,如今他带着麾下的虎贲军或许能不惧万人大军,但倾国之兵是何等规模?

    两国大战少则数万,多则数十万,那是何等可怕!

    “泽弟,你何时没了那雄心了?”嬴政心中也知晓白泽没丝毫可能踏上上将军之位,但依旧是再次打趣了一番

    这时,天空的雨幕渐渐散去,一缕斜阳洒落两人身后,宛若光辉降世一般,前行的两人更是宛若谪仙一般

    目之所及,远方的新郑宛若匍匐在大地上的一只“乖巧”野狼,此刻的它正等待着真正王者的驾临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色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