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七章讽刺

    一秒记住:setiao.com

    柳明志纵马驰骋在各个阵营后方,尽量让所有的将士亲耳听到自己的的话语

    糜战的京师北城墙外,经过了短暂的沉寂,十多万兵马跟野狼一般,嚎叫着震耳欲聋的冲杀声朝着城门蜂拥而去

    南宫晔一边指挥着兵马退敌,一边关注着城墙下敌军的举动,看着敌军步骑联合着朝着城门蜂拥而去的身影,一种不太愿意相信的结果浮上心头

    “报,启禀公爷,封死的城门被敌军的火炮轰击之后松散不堪,现在被敌军挖通了!”

    南宫晔一个踉跄,手中染血的战刀滑落了下去

    看着蜂拥向城门的十几万大军,顿时头脑发昏了起来

    “公爷!”

    “本公没事,快,马上将消息传回宫里,让陛下封锁内城,紧闭宫门!”

    “得令!”

    “来人!”

    “在!”

    南宫晔撕下自己还算干净的内衬,蘸血书写起来

    片刻后,南宫晔叠起布料发给了一旁的禁军老卒

    “立刻进宫,秘密交到陛下手里!”

    “是!”

    “冲啊!”

    “冲啊!”

    “冲啊!”

    震耳欲聋的冲杀声回响在城门洞中,刀盾兵掩护着身后的撞车朝着瓮城的城门冲击过去

    城墙上的禁军弓箭手立刻弯弓放箭,做着最后的挣扎,希望能把新军将士的兵马抵挡在临时筑起的瓮城之外

    然而当他们阻挡撞门车的时候,数道灵活的身影朝着瓮城的大门躲闪着箭雨冲了过去

    一个个粗麻袋被堆在了城门下,其中一人丢下了一个火把之后立刻朝着两侧跑去

    轰隆一声巨响,瓮城的城门径直倒了下来,盾牌兵立刻举着盾牌冲了过去

    “大帅有令,第一个冲入城中者,赏黄金万两,冲啊!”

    停顿下来的兵马,再次挥舞着刀兵朝着城中冲杀而去

    继而东西两侧大批的骑兵跟在步卒后面一路奔袭入城

    几盏茶的功夫,城墙之上便响起了厮杀的声音

    此时,不轻易涉战的柳明志以及身后一干大将一马当先的朝着城墙上掩杀过去

    京城西侧

    李涛将堂弟李庚软禁在自己的军中大帐之后,依旧统领着麾下的兵马跟韩鹏他们进行着殊死搏斗

    不为了大哥,只为能守住自己李家的基业

    李涛麾下被韩鹏他们认为是乌合之众的杂兵,在数次惨烈的厮杀之后,也迅速变成了精锐兵马

    程凯,韩鹏他们想要跟前几日一样轻轻松松就歼灭一个五千人的步卒方阵已经不再可能

    经过一上午三番五次的接连厮杀,李涛麾下的兵马以预料之内的数目折损着

    然而程凯,韩鹏两人统领着兵马忽然撤出战场朝着城北奔袭而去,令李涛经过短暂的愕然之后立刻神色巨变,眼底带着不敢置信的神情朝着京城的方向望去

    “王爷,敌军撤退了!”

    李涛回过神来,看向了身边的亲卫

    “李旭,尔等立刻护送本王母妃还有静瑶前去明州投靠十一王叔!”

    “什么?王爷,您呢?”

    李涛看着这些从小就跟在自己身边的宗人府府卫,盯着自己担忧的神色苦笑了两声

    “这是命令!”

    “得令!”

    “如果本王为护祖宗基业不幸战死京城,尽量瞒着母妃跟小妹不要让她们知道

    如果实在瞒不住,告诉母妃,不要难受,也不要为本王难过

    本王为国尽忠,死得其所

    去吧!把我堂弟也带上,以后让他找个地方安度余生吧!”

    “王爷!”

    “立刻走!”

    “是!”

    二十名亲卫看着李涛瑕疵欲裂模样,神色沉痛的点点头,一步三回首的朝着中军大营飞跃而去

    李涛翻身上马,抽出腰间从未染血的君子剑看着身边一个个浴血奋战杀出来的将领

    “兄弟们,随本王入京平叛,成功平叛者,本王让皇兄封有功者为万户侯,世代享受荣华富贵,与国同尊!

    斩获首级头功者,亦可封侯拜将

    保家卫国,勤王救驾,咱们不是叛军了,是勤王救驾的仁义之师

    纵然战死,也是死得其所,流芳百世的英雄

    杀啊!”

    见到李涛纵马提剑,一马当先的朝着京城北门冲杀过去,早已经在血战中蜕变的兵马也毫不犹豫的挥舞着兵刃跟在李涛身后朝着京城冲杀了过去

    “涛儿!”

    “哥哥!”

    李涛率领兵马出击的盏茶功夫,何舒,李静瑶母女俩神色凄惨的跑出了大营,想要徒步追赶上去

    “太妃!公主!”

    二十名亲卫神色痛惜的拦在了失声痛哭的母女俩面前

    “全都给哀家滚开!哀家要去找涛........”

    李旭一个手刀砍在了何舒母女的玉颈之上,令其目光一暗软倒在了地上

    “把太妃还有公主请上马车奔赴明王封地!”

    “是!”

    二十多名亲卫,小心翼翼的抬着母女二人朝着后方撤去,渐渐消失了身影

    而京城也陷入了混战之中

    京城内外到处都充斥着血腥的味道,肃杀的气息

    北城墙之上,柳明志静静地看着举着兵刃对着自己缓缓后退城楼位置的禁军,轻轻地举起了手示意身后的兵马停止掩杀

    “大帅有令,停止杀敌!”

    “大帅有令,停止杀敌!”

    “大帅有令,停止杀敌!”

    瞬间,潮水一样冲向城墙的新军将士立刻停了下来,摆好防守跟冲锋的阵型朝着城墙上凝望而去

    十几个亲兵举着血淋淋的盾牌护在了柳明志身前,目光凌厉盯着数步外的禁军,以防有暗箭偷袭王爷

    柳明志将滴血的天剑擦拭干净插入鞘中,默默的看着几步外的盯着自己目光畏惧又复杂的禁军

    “本王不想继续枉造杀戮,放下刀兵,本王保证不会动你们一根汗毛

    继续负隅顽抗的话.......

    本王所有的精锐兵马都已经冲入了城中,你们觉得你们抵挡的住多久?

    本王在城门位置列兵两万,就可阻止城外的兵马杀入城中

    血洗京师只是时间问题

    兄弟们,你们虽然不是本王麾下的兵马

    可是看在咱们都是保家卫国的军人身份上,本王希望你们识时务一些,不要白白的送死”

    前排的禁军互相对视了几眼,默默的吞咽了一下口水,依旧没有放下手里的兵刃

    柳明志见状,默默的叹了口气

    “你们害怕背负骂名本王了解,这样吧,你们谁去把永安公南宫大将军请来,本王跟他谈

    你们放心,永安公到来之前,本王不会再动任何的刀........”

    “并肩王不用请,本公来了!”

    全身浴血,眼眸凌厉而又沉痛的南宫晔缓缓地提着滴血的战刀从禁军后方走了出来,以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情感的目光盯着微微怔然的柳明志

    柳明志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叹息了一声,目光怅然的跟南宫晔对视着

    “舅舅!”

    南宫晔擦拭了一下花白胡须上的血迹,目光难言的盯着柳明志

    “舅舅?呵呵............呵呵........并肩王啊,老夫何德何能,敢当你一声舅舅?

    您是什么人物?什么身份?您可是当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总揽半壁江山的一字并肩王柳明志

    是马上就要杀入宫中,谋逆篡位,改朝换代的开国皇帝,老夫一介莽夫,手下败将而已!

    舅舅?

    不敢当啊,不敢当啊!”

    柳明志抬手搓了搓自己的面颊,沉默一会开口说道:“舅舅,你不用对我冷嘲热讽,走上这条路,非我所愿

    我解释什么都没有用了,造反就是造反了,我也不想白费口舌

    让禁军的弟兄放下兵刃吧

    剿白莲,征西域,伐金突

    十多年以来柳明志手里染血几十万,也不在乎再多沾染十万禁军弟兄的鲜血

    但是上天有好生之德

    我绝非嗜杀之人

    让禁军跟武卫弟兄放下兵刃,柳明志对天发誓,绝对不会动他们半分汗毛!

    否则,城外荒郊只有再多十万孤坟了

    十万弟兄的生死只在姑父的一念之间,希望舅舅三思”

    “好生之德?

    一役死伤近乎十万将士,这就是并肩王您所认为的好生之德?

    将兵刃架到自己昔日的袍泽身上,这就是你所说的好生之德?

    可悲,可叹,可惜,可怜

    昔日大龙人人敬仰的守护者,竟然成了覆灭大龙的第一人

    讽刺,讽刺至极啊!”

    “舅舅,柳明志为何造反,你比我更加清楚

    本王十九入得庙堂,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辅佐了十余年

    为父皇睿宗不辞劳苦,出使金突,筹建互市以富国富民

    赈灾剿匪,平定內患以安稳江山社稷

    出征西域以开疆扩土

    献上地瓜以安黎民百姓,丰盈国库

    遣使西洋以扬威海外

    为皇兄武宗两征金突,至极天下一统,开不世之功

    先帝不幸,英年早逝

    柳明志千里救驾,扶新君,定社稷,开国门,征天下

    只为报答两代先帝知遇之恩,开大龙千古基业

    柳明志为了朝廷呕心沥血,戎马半生,南征北战,东征西讨,千军万马之中杀出了并肩王的爵位

    可是最终却因为权重被.............呵呵............呼.........

    舅舅你告诉我,本王凭什么不能反?

    这些事情我就不再多说了,毕竟很多事情又岂是三言两语能够决断对错的

    最后劝告舅舅一句,如果不想京城血流成河,就下令禁军弟兄放下兵刃

    否则,本王也只好大开杀戒,血洗京师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