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8章 天兽宗的绝境

小说:剑域神王 作者:鱼头初六
    一秒记住:setiao.com        楚天策没有迟疑太久,很快便即启程前往天兽宗

    斩杀苗振川、覆灭剑鸣谷后,楚天策在星域之中已经再无明面上的敌人

    特别是晋升净土境中期,使楚天策的战力大幅提升,已经隐隐有资格争夺星域最强者的称号

    是以再不必如先前那般谨小慎微、辗转前行,一路称作传送法阵,很快便即离开了烈苍星

    没有消耗太多时间,天兽宗一百零八颗大星,便即出现在面前

    重重叠叠的太古兽纹法阵,交错重叠、森然的煞气与威压,如同万兽嘶吼,杀伐天下

    “天兽宗已经被逼迫到了如此地步?这法阵竟然已经全力催动,难道说那尊大敌已经降临?”

    楚天策双眉微蹙,轻轻呼吸着黑暗夜空中奔腾的精元,遥遥似乎可以看到虚空不断摇曳的纹理

    这等品阶的法阵,平素根本不可能全部催动

    原因很简单,高阶法阵的消耗极其剧烈,像这样全力开启法阵,每一个刹那的灵石消耗都是海量

    如果是普通的一流势力、甚至是新晋的顶级势力,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彻底榨干

    约莫一刻钟,虚空中一艘飞舟破空而至,船头一人肃立,正是邵永安

    只是此刻的邵永安、比之先前神色更加凝重焦躁,甚至眼底隐隐有难以掩饰的恐惧

    “恭喜公子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未来统御星域、雄霸天下,指日可待!”

    邵永安看到楚天策,腾身而起,径直向着楚天策飞掠而来

    楚天策敞开飞舟,将邵永安让进来,摇头说道:“邵道友客气了,前路漫漫、我不过是先走半步罢了我听闻桓昱宗主情状不佳,难道说那位神秘的大敌提前降临,再次重创桓宗主?”

    邵永安深吸一口气,似乎稍稍平复了一下心灵,方才说道:“宗主确然是本源再次受到重创,但却并不是之前那神秘大敌所为,而是修行之中除了岔子不得不请公子前来,不只是宗主的问题,如今整个天兽宗,已经是外强中干,危如累卵了”

    楚天策闻言,不禁微微一愣

    天兽宗是星域最顶级的势力,无穷岁月以来、威严霸烈,雄霸一方

    哪怕是冥鬼殿、剑鸣谷,纵然顶级战力可以与天兽宗平分秋色,但根基沉淀却并不如天兽宗雄厚

    至于星海龙族、天凤谷,血脉固然高贵、但族众实在太少,根本无法与亿万妖兽争锋

    这样的顶级宗门,只要不是三尊净土同时身死魂灭,全力开启守护大阵,哪怕楚天策都攻不进去

    实际上,当日苗振川要不是一心斩杀楚天策、以期剥夺气运、更进一步,而是干脆当缩头乌龟,就死死守在剑鸣谷守护大阵深处,楚天策哪怕率同整个冥鬼殿强攻,亦没有绝对的把握一战而胜

    “这次的情况,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外敌”

    邵永安看到楚天策表情的变化,立刻明白了楚天策心中的疑惑

    说话之间,飞舟撕破虚空、钻入天兽宗星域之中

    群星缟素,一片哀婉

    一百零八颗星辰,遥遥望去,尽是一片素白,肃杀而颓败的死亡气息,充盈虚空

    纵然是全力催动的守护大阵,都无法遏制这弥散在虚空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修者心底的惨淡

    “这是怎么回事?”

    楚天策双眉紧皱

    他虽然对七情六欲并无太多深刻的钻研,但毕竟是死亡一道的大行家,立刻感受到了浓郁的气机

    邵永安苦笑一声,说道:“天兽宗已经有超过三成的门人弟子,身死魂灭,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提升根本查不到原因,这些人就如同燃尽的油灯,一刹之间、身死如灯灭,本源完全枯竭,纵然有神医灵药、竭力救治,依旧没有任何办法”

    “人死如灯灭?这个情况多久了?最高境界的死者是什么情况?”

    楚天策神色变幻,一时之间,脑海中全无答案

    甚至连稍稍靠谱点的猜测都没有

    他参悟死亡与生命剑灵,俱以达到升灵境,不可谓不精微深刻,但眼见此情此景却是满心茫然

    “有四五年了自之前那尊神秘大敌出现,天兽宗几次肃清各宗眼线,宗门之中可谓铁板一块,是以一直没有消息传递出去桓昱宗主和灵丹师最近几年来竭心尽力、却依旧没有太好的办法,甚至连桓昱宗主都在半年前受到重创……”

    邵永安长叹一声,神色满是无奈

    净土境强者,无不是心志坚毅如铁,性情刚烈锋锐

    若非如此,跟不可能突破重重瓶颈、踏破无数凶险,登临绝顶

    可是此刻,邵永安目光深处,竟然隐隐有一种衰颓的绝望感,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斗志和希望

    “先去看看桓昱宗主吧!”

    楚天策望了邵永安一眼,心中的凝重和好奇愈甚

    若说之前桓昱请楚天策降临天兽宗,还有些未雨绸缪、提前布局的味道,这次是真正的生死大劫

    “公子请,宗主依旧在玄武星”

    邵永安当先引路,很快便即重新抵达之前相见的地窟

    一路行来,玄武星处处素白,几乎全无生息

    偶尔遇到几个武者,亦是神色枯败、身着丧服,气息虽生犹死

    在地窟深处,桓昱依旧端坐在座椅中、裹着锦袍,但须眉俱白、一种本源深处的枯败扑面而来

    “桓宗主”

    楚天策一拱手,目光望向两侧、微微扬起一丝疑惑

    桓昱只是微微点头,苦笑一声,说道:“请恕老夫无法还礼,公子不必寻找了,他已经死了我这次受到重创,就是他突然发疯、猝然攻击,其后他似乎重新获得灵智、横刀自戕我检查了他的尸骸,没有什么问题,不像是中毒、或者其他暗算”

    桓昱所言,便是天兽宗第三尊净土境强者,一直双目紧闭、陪侍左右的净土初期长老

    楚天策闻言,一阵哑然

    他万万没想到,桓昱重伤、竟然是如此莫名其妙的原因

    然而不过刹那,楚天便即想到,先前水镜中记录着的、求援者的话语和情状

    很显然,天兽宗的异变,应该分成两部分

    求援者离开之前虽然激烈,但大概情状尚可勉强控制,没有到一败涂地、彻底失控的绝境

    略一思忖,楚天策只是说道:“桓宗主,贵宗传讯让我赶来,究竟所谓何事,不妨直言”

    桓昱张张嘴,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鲜红的逆血不断自嘴角鼻腔溢出,气息凌乱之极

    足足咳嗽了一刻钟,几乎将五脏六腑完全颠倒,锦袍都被染成赤色,才终于勉强停下来

    如风箱一样喘息着的胸腔,随着一大把高阶丹药吞服下去,终于渐渐平寂

    “还是我来说吧,这次请公子来,一共有三件事”

    邵永安左手轻轻印在桓昱肩头,真元源源不断灌注,辅助桓昱调理着混乱的经络气海

    “其一,宗主猝然受创、战力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若是那神秘大敌突然降临,需要公子出手”

    “其二,如今天兽宗门人死亡的速度愈演愈烈,听闻公子在炼丹一道极其精道,而且兼通生死剑灵,如今宗内的灵丹师都已经彻底放弃,若是公子亦没有办法,恐怕便不得不请药王谷出手,只是如此一来、能否解决问题尚在其次,消息必然会走漏”

    “如今天兽宗已经是外强中干,门人更是全无斗志,如果有顶级势力倾巢来袭,根本无法抵挡”

    “其三,若是当真到了不得已的时候,还请公子尽量将天兽宗的传承带走,未来若是有机会、还请重塑天兽宗公子得到天妖真经传承,未来未必没有机会进入天妖神宗,我等也算是瞑目了”

    邵永安声音越来越沉重,眼中的恐惧和愤怒甚至都微微沉寂,显然是已经心神俱疲

    楚天策听着邵永安的话语,突然心中一动

    之前药王谷要举办神丹大会,想要将楚天策引出来

    奈何楚天策一方面受到苗振川的压制,另一方面又全力搜索核心秘藏,期间更是莫名其妙的发现了苍火世界,这神丹大会的事情,竟然被完全抛在了脑后若非此刻邵永安提到药王谷,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很难想起,更不必说赴会了

    不过即便是现在,楚天策依旧不太着急

    若说烈苍星域有一个灵丹师对神丹大会不太在意,必然是楚天策

    修行长生丹道,楚天策与其他所有灵丹师,都有着极大的差异,纵然参与神丹大会、坐而论道,亦很难如其他灵丹师一样得到巨大的启发与收获实际上,一切神纹丹道的经验与传承,对楚天策而言,都只能算是“他山之石”

    “听闻公子一直在剑鸣谷中参悟,贸然将公子请来,实在是不好意思……至于报酬……”

    邵永安看着楚天策若有所思、陷入沉默,一时之间、竟然有些语塞

    天兽宗根基雄厚,财富无尽,但却给不起楚天策报酬

    原因很简单,之前桓昱要将整个天兽宗都送给楚天策,楚天策都拒绝了,自然没有更大的报酬

    “无妨,先看看情况吧,我到了如今的境界,外物都已经不太重要,任我翻阅典籍即可”

    楚天策略一思忖,终于做出决定

    诚如其所言,灵丹妙药、兵刃战甲、都对楚天策没有太多意义,至于各种远古遗宝,想要大海捞针、寻觅到恰好合适的,希望实在是渺茫至极更不必说楚天策手持玄龙心剑,虽然并不特别契合血脉,但毕竟前途无量

    哪怕当真有品阶高绝、属性合适的兵刃,楚天策亦不愿意轻易更换

    唯有各种典籍,对如今的楚天策,还有一定的帮助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晋升净土境中期,真正登临巅峰绝顶,楚天策想要在境界上更进一步,已经不可能了

    于是旁征博引、广览群书,不断拓展夯实根基,使绝峰化作巍峨群山,便是唯一的道路

    无论龙族老祖、凤丹影、古翊飞、苗振川、甚至眼前的桓昱,都选择了这条道路

    楚天策与这些老牌净土境中期强者,还有一点不同

    那就是楚天策修行的功法,无一不是顶级传承,哪怕楚天策已经晋升净土境中期,依旧有着大量的困惑和疑难这种借助大量典籍拓展眼界和思路的方法,对于楚天策更深刻的理解和掌握诸般功法武技,同样有着极大的帮助

    这天兽宗的诸般传承典籍,只要能够让楚天策在天妖真经的参悟上得到一丝灵光,便足可回本

    “典籍好说,天兽宗所有的功法武技、秘法笔记,都可以任由公子查阅,另外最近我会让一百零八颗星辰上、所有弟子长老将各自珍藏的典籍原本通通上缴,公子到了如此境界,确实应该有这一环”

    桓昱点点头,楚天策这个要求、早在他预料之中

    “邵道友,该先去哪里,还请道路”

    楚天策并未迟疑

    这件事太过诡异凶戾,楚天策心中交织凝重与好奇,同样有些急切、倒不完全是为了报酬

    实际上,桓昱早已抱了托孤之心,所谓报酬、无非是左手倒右手罢了,不值一提

    “宗主,您注意休养,”邵永安收回手掌,此时桓昱的气息已经渐渐归于平静,“公子随我来”

    两人迈步走出玄武星,并没有再次愈是飞舟,而是斜斜踏入一方阵符

    下一霎,星海变幻,虚空摇曳,一条狭长而坚实的长廊、突兀在面前呈现

    “星空长廊!好阵法,贵宗果然不愧是传承自天妖神宗的顶级势力,这虚空运用、真是精妙”

    楚天策双眼一亮

    这星空长廊,是一种战斗法阵,与传送法阵并不同

    星空长廊四壁坚实强韧,等闲根本无法攻破,而在内部、却可以自有攻杀敌手,几如堡垒一般

    借助星空长廊贯通一百零八颗星辰,要远比传送法阵更加安全,用来挪移大宗货物亦更加保险

    这样的法阵,哪怕是冥鬼殿和剑鸣谷都没有

    “公子客气了,无非是祖上福荫罢了,这星空长廊耗费极剧,只是如今门人不断身死,人人自危、惶恐不堪,守护大阵不得不全力开启哪怕没有敌人,能斩杀心中之鬼、也算是一项不得已的收获”

    邵永安苦笑着摇摇头,却是全无自得之意

    桓昱受伤,他是大管家,这流水一般消耗的灵石,哪怕天兽宗根基雄厚、都有些吃不消

    “邵道友,我前些日子听闻,星域中出现了一个神秘势力,连续屠戮了不少宗门这些被屠戮的宗门,往往被彻底焚灭,现场只剩下一些破碎的火焰法阵残片,你可有所耳闻?”

    楚天策和邵永安并肩走在星空长廊中,随口发问

    邵永安一愣,摇头道:“公子说笑了,这段时间以来,老夫早已是焦头烂额、哪里还顾得别家死活”

    说话之间,光影突兀变幻,一股颇为清新的木灵气息、混杂着浓郁的生命真韵,扑面而来

    只是下一瞬,楚天策便即感受到一种深沉而幽渺的惨淡,充盈着纯粹而浓烈的死亡气息

    目光远远望去,这座星辰处处皆是青翠葱郁的林木,然而期间的生灵,却是极为稀少

    偶然看到几个,却是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目光呆滞、神色惨淡

    “这颗星辰唤作青木星,是一百零八颗星辰中颇为强横神妙的所在之一,蕴藏着极其丰沛的生命和青木真韵,是以木属性和生命属性的妖兽、甚至一些寿元将近的老者,都会在此修行可惜这一次大劫,这青木星首当其冲,大概已经有九成生灵身死魂灭”

    邵永安长叹一声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15-2022 瑟条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